|成功案例 |联系我们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小说 瀛江大幸运飞艇注册道没有什么新闻

作者: admin发布时间:2019-05-30 17:47

  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作者。第三届“THE NEXT文学之新”全国三强选手。已出版作品《恶忆》。

  时隔三年,许久没有联系的朋友突然找上门来……重金利诱,出租车司机是否会抛下高烧的孩子,前往未知?

  凌晨两点,特批记者手持高端设备进入瀛江大道;今夜,这里满是浓雾,以及雾霾之下的死鱼、哭声、恶臭和“什么都没有发生”。

  小说中最高妙的写法,正是用细腻文字来塑造真实的“氛围感”,让人感同身受。此刻,欢迎你进入午夜的瀛江大道。

  “雾霾根本不成问题,”赵杰说,“它可以拍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,必要的时候可以拐弯,穿墙,伸进别人的屋子。”

  赵杰一点儿没变,爱搞怪名堂,研究什么“摄影机器”,他自称全国最犀利的记者(倒也有很多人这样追捧他)。但现在赵杰遇到难题了——没人肯在凌晨载他去瀛江大道。也许他突然想起有个朋友,一个多年未见开出租车的朋友,也就是我,他找上门来了。

  “不知道也对,不然还要我这个记者做什么。”他四下望了望,畏畏缩缩关上我家的窗,随即凑到我的耳边,“瀛江大道今晚有大事发生。”

  我告诉他我的车坏了——今天我的车在南沽湾爆了胎,车灯被大树撞得粉碎,现在还躺在修车厂里,这是真的,不是为了推卸。赵杰摆摆手,“我只需要一个司机。”他说,“我有车,我的车比你的出租车好开的多。”

  “是吗?他在哪儿?我要去看看他。”赵杰做出忧心忡忡的样子。我带他去了卧室,妻子正俯身下去小心翼翼把小灿放进摇篮里。她说他哭了一夜,刚刚睡着。赵杰趴在摇篮旁边,默不作声看了一会儿。随即小声说,“你们带她去看了医生没有?”妻子点了点头。“药也吃了。”她说,“但烧还没退。”

  就小灿发烧一事,赵杰例行公事般地跟巫溪寒暄了两句,又转头把我扶到客厅,“巫溪会照顾好他的。”

  我想了一会儿,姑且答应了他,到客厅穿衣服,他把桌上的钱拿走一半,意思是,用他的车,钱少一半。我依旧答应了,一半也不少。妻子很不解,她知道我的车今天撞坏了,还没发完脾气。车都坏了还想做什么生意?

  “我这回做的是特别的生意,”我借用赵杰的话,“瀛江大道今晚有大事发生。”

  妻子站到我们两人中间,“你们要去拍什么来着?”,她知道赵杰最近在做记者工作。

  “纪录片,”赵杰说,“有新闻价值的那种。我要记录瀛江大道今晚要发生的事。”

  我把赵杰的钱递给妻子,她不接,塞进她兜里,她没抗拒。快去快回,她说,注意安全。

  赵杰是我的老朋友了,大学就认识,他喜欢摄影机,起初拍一些神经兮兮的东西,让我来做演员,他要求我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中心一动不动地站三个小时,说这是艺术片,“我们要拍个延时摄影,展现角色的迷惘。”结果分文未赚。

  后来突然有一天,他终于想通,不再拍所谓的艺术片了,却开始从事更加玄乎的新闻工作,彩票走势图查询没人看好他,他反而赚钱了,但迄今为止我都还不知道赵杰在为谁工作,拍出来的片子又卖给谁。今晚联系我之前,我们起码有三年没见了。

  吻了小灿的额头,我同妻子道别,跟赵杰一起走到小区门口,他的车停在路边,是辆银色的凯迪拉克,可见混的不错。凌晨两点,到瀛江大道需要开一个钟头。这辆车好极了,开起来顺手,比出租车强太多。

  十分钟后,他总算从包里把“高端摄影机”拿出来了,我得以见识——那是一个黑色的长方体,足足有电脑主机大小。“这里是镜头,这里是开关,你看到镜头上面那个像针管一样的东西了吗,最新的尖端科技,能让镜头在半途拐弯,射程五十米,我只需要坐在车里,就能拍到半径五十米内任何东西,是不是很神奇?”

  那玩意儿看上去沉重,他不再抱着它,将其放到旁边的座位上,并用赞赏的目光打量它。赵杰一会儿打开镜头盖,吹拂上面的灰尘,一会儿用细布擦拭机身。每过五分钟,他就要掏出小巧的螺丝刀,将摄影机每个部位拧紧一遍。这可是他的宝贝。花了多少钱?“不是买来的,”他说,这玩意儿是公家的。

  “我必须为接下来的工作做好准备。一点都马虎不得。”赵杰说,“咱们能把车窗摇下来吗?”

  不不不,得摇下来,必须得摇下来。我得用它记录声音。一部影片不能没有声音,你说是不是?

  是,我默认了,毕竟不是我的车。瀛江大道是贫民区,它曾经好看,就像它的名字一样,可近年江水枯竭,变成泥巴,它成了一片漫天灰尘和雾霾笼盖的区域。一向暗无天日。现在我后悔没把口罩戴上。开上高架时,因为风声呼啸,他又暂时把窗摇了上去。

  “好了,我得开始了,”赵杰说,“你别出声。”赵杰打开机器,运转的声音,像火焰把什么东西烧焦了。他使出浑身力气把它转了个向,对准他自己,整理领口。他清了清嗓子。

  “现在是2027年12月4日凌晨2点46分,我正在赶往瀛江大道的路上,距那儿还有大概三十公里,应该要花一个小时左右。路况很通畅,街上看不到什么人。”

  他将机器转了个向,拍摄车窗外的景象,大厦居民楼像贴纸般层层叠叠,贴满了整个天空,依稀灯光取代星星。“我要拍下前窗,”他说,“你把车速提快点,感觉我们很急的样子。”

  “已经很快了,”看了一眼时速表,“已经100码了。再快会很危险。”我说。

  车速提到120码。不必担心被摄像头拍到,不是我的车。爆胎是个明智的意外。赵杰拍了几组空镜头,用于影片衔接。妻子打了电话来,说小灿吐了,他把今天喝的奶、粥统统吐在了摇篮里,他又开始哭了。妻子认为应该去看医生,可深夜值班的医院离家遥远,附近的小诊所早就关门闭户。她问我,什么时候能回来?

  我转过头去问赵杰,赵杰先是摇了摇头,拒绝了我返程的请求,随后说,得第二天早上了。妻子继续抱怨,说我要是不把出租车给撞坏的话,她可以自己开车送孩子去医院。我不想在电话里跟她吵起来,于是告诉她,很快,不出意外也就两三个钟头。辛苦你了。自那以后,我满脑子都是小灿发烧的样子,但又不能分心,越接近瀛江大道,能见度就越低。

  空气里满是尘埃,应该是从瀛江那片废墟飘来的,它们像密密麻麻浮动的褐色蚊群,阻碍了所有视线,雨刮器也不好使,我只能通过路灯来判断道路的走向,路灯亮黄色,烽火台似的延伸到很远的地方。偶尔会出现其他车辆,红光车灯一闪一闪,我只能尽力让自己不要去想孩子的事。幸好高架上没有行人。赵杰又打开了摄影机。

  “现在我们距离瀛江大道只有两公里路,已经下了高架,车窗外的雾霾可以说遮天蔽日,甚至连建筑物都看不清楚了。”

  拐过一个路口,我看见一长排汽车车灯,减低车速,灯光未动,大概是堵车了。赵杰立刻关掉了摄影机。

  “没有堵车。”赵杰说,“他们只是在排队,你看。”他指了指道路右边,“这边还有条道。”

  如赵杰所说,这些车辆只是统统停在了左车道而已,右车道畅通无阻,那些司机都下车了,站在路边,朝路尽头眺望,有的貌似也是记者,手持摄影机,但很快被什么人阻止了。赵杰没有对此事发表看法,也没有主动做出解释,只让我加速,“开,赶紧开,开就对了。”

  瀛江大道的路口已被封锁(也许是“堵车”的原因),路口站了一排黑衣人,只能大概看清一个轮廓,赵杰捂着嘴巴下了车,打开车门的瞬间,一大股奇怪的味道飘进车里,很难描述,像是人肉,带点儿血腥味儿,去年冬天有只猫为了取暖钻进我车的发动机,被活活烤死,发现时已是一具碰就成灰的尸体,像是那个味道。

  赵杰向黑衣人递去一些证件,而后返回车内。他一边大声说,“赶紧往里面开,”一边启动他的宝贝机器,“你还愣在那儿干什么?”

  “是这样的,老哥,这样就对了。你就只管往前就行了,哪里黑就开到哪里。快点快点,我要开始了。”

  发动汽车驶进黑暗时,赵杰又嘱咐了一句,“别发出任何声音。听懂了吗?谁也别出声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
  灜江大道被风暴包裹,暗红色光略微照亮它的边缘,入口则像风暴漩涡的中心,反倒风平浪静,车开进去后,风暴声渐弱,伸手不见五指。起初非常安静,赵杰从后座伸出手替我打开导航——一条笔直的路线,约莫三公里。他小声在我耳边说,“你只需要保持匀速,差不多60码吧,一个来回就可以了。”

  后来遇上一系列怪事,汽车开始颠簸,我打算减速下车看看,赵杰制止了我,“那只是减速带而已”他说。记得曾经来这里时,公路非常平坦。

  赵杰启动他的机器,“我们现在已经进入灜江大道了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异常。但不知道什么原因,这里的整个道路都被烟雾包裹了,至于这烟雾是什么成分,来自哪里,怎么产生的,还有待专家考证,据我所知专家团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。现在周遭都很安静,可以说鸦雀无声,一个人也没有看到,今天白天的时候,政府就做了疏散工作,看来效果很显著……”

  我们始终行驶在一片厚实的红雾中,真当有声音出现时,赵杰便立刻关掉机器,示意我加速行驶。雾后面传来各式各样的声音,男人的咆哮,枪声,我听见有人在哀嚎,绝对不超过二十米,有人在争吵,上膛的声音,我听见人倒在地上,像木棍击来打去,但都没有亲眼目睹。

  照赵杰的意思加速开了十分钟,我没有见到任何一番“跟声音所匹配”的画面,除了雾还是雾。这让我有些恐惧——明知道有事发生,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只听到有声音不断传来。赵杰拍了拍机器,“交给它吧。”如同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“包在它身上。”

  “操,你就在车里呆着,别下车。”赵杰将机器斜放在后座,靠门的位置,使其不易被发现,随后下车了,他朝那个人影走去,手里握着录音笔。我没有下车,只是打开车灯,远远看着他们,赵杰好像在做采访,那人头破血流,浑身都是伤口,但看上去并不虚弱,他很兴奋。

  没过一会儿,赵杰回来了,单单一阵下车的功夫,他的身上就积满灰尘,“你为什么不让那人上车呢?他好像受伤了。”我问他。

  像一场黑色大雨似的, 天空中不断有死鸟坠下来,为什么路途颠簸,终于知道原因,“减速带”是由鸟的尸体构成的。不仅有鸟,还有鱼,定睛一看,有好几只泛青的死鱼躺在引擎盖上。它们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。

  妻子再次发来信息,讯问我什么时候能够回家,我一路都想着孩子的事,实在抽不开身,稍稍偏离导航轨道就有可能发生意外。看在钱的份上,我想,就当一场梦。要早知道小灿的病情会恶化,我是绝对不会答应赵杰的请求的。

  离家只有三十公里,通过瀛江路口之后,却感觉离家有千里万里。之前赵杰说,瀛江大道会有大事发生,确实发生了,发生了什么呢?即便身在事发现场,我正驾车穿越它的中心,穿越风暴的心脏,我仍是不明白事情的真相。

  赵杰操弄着机器,激情地解说,解说内容同所拍画面不符,听到的声音也和看到的不符,望着引擎盖上的死鸟、死鱼,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和现实错位。赵杰为什么不提到那些死去的动物呢?他一直说:“我们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汽车开得非常平稳。”

  我已经被抖得快要吐了。试着打开窗户通风,更加难闻的味道灌进来,就是之前所说的那种猫尸风干的味道,立刻关上,我祈求这操蛋的行程快点结束,窗外的红雾连绵无尽,偶尔有杂物飘来,旗帜、衣物,奇异的动物,远处有青色的闪电。旗帜的碎片同车擦肩而过,飘过一些字眼,“行为”“抵制”“拒绝”。赵杰的机器关闭着。

  “这是个大新闻。”他没有正面回答,“今天旧金山起了场大火。你知道这个吗?”

  “哦对,我差点儿忘了你是开出租的。”赵杰挠着脑袋,“通过媒体,我们可以了解到地球的另一端发生的事,但摄像机的长度时长时短。”

  “不怎么好。”再次打开手机时,信号已经完全断了。试着打了一次电话,始终不在服务区。我通知赵杰,没有信号了,可能是因为这场风暴的缘故。赵杰没做回应,像没听见似的。雾里传来婴儿的哭声,稳定地、持续地传来,我左顾右盼想要弄清哭声的方位,是的,我想起我的孩子来了,好像是小灿在哭似的,他高烧四十度,现在已经呕吐了。

  哭声没有方位,不知是从我脑中凭空诞生的,还是来自四面八方,那个婴孩应该同小灿年龄相仿,连哭声都是一样的。我用力踩下油门,远离这段道路,心里好受了些,我们在瀛江大道上飞驰,导航仪进度终于前进了一点。哭声渐行渐远,终于有东西让我意识到自己在前进了。

  待那哭声彻底消失,赵杰又打开机器,他说他正在使用尖端科技,机器的视线已飞出窗外,拍摄大道全貌,他说镜头里的瀛江是一道自然奇景,漂亮极了。一辆凯迪拉克在红雾中飞速穿梭,伴随闪电和坠落的鸟,“像个艺术品。”赵杰说,“我又找回当年拍艺术片的感觉了。”

  哭声在我脑中挥散不去,我戴上耳机,音乐放到最大声,无济于事。接近大道尽头,雾气逐渐稀薄,红光跟着散去了,天蒙蒙亮。赵杰要我停车。因为戴着耳机,他喊了很多次,最后他把耳机扯下来,要求我停车,弦乐到此终止。

  赵杰抱着机器下车,此刻我们位于大道后半段,一座空荡的桥上,没见着鸟和鱼,可视距离三十米,像冬天七点的早晨,夜晚的边缘。赵杰拍摄桥下的淤泥堆,那儿曾经是条河。

  我跟着下车,点了一只烟,原本非常安静,我知道桥是安静的桥,之前听到的所有声音糅合在一起了,成了耳鸣的症状,成了噪音,一会来自左右,一会来自头顶,像小时候玩捉迷藏,往眼睛上贴白布,我在雾中摸索前行,向着“有动静”的方向,现在它没有方向也没有来源,我确信雾后有事发生,只是看不见摸不着罢了。

  烟燃尽时,赵杰招呼我上车。依旧没有信号,如同与世隔绝,心里想着小灿,我祈求老天爷让他好起来,妻子会解决的。“还有几百米。”赵杰说。

  到达尽头时,天已经完全亮了。道路尽头同样有人看守,赵杰把他的宝贝机器递给看守大道的黑衣人,告知我可以离开,而他要跟着黑衣人去别的什么地方,我得独自把他的车开回去。赵杰给了我一张通行证,“有了它,你才能离开瀛江大道。”上面有赵杰的照片,身份为特派记者,密密麻麻盖满了印章,多到看不清印了些什么。

  雾完全散了,得以看到车的全貌——轮胎、车沿、引擎盖上全是血迹,已经发黑。上车之后,有几个黑衣人冲过来,手里握着水管,“请等一下。”他们开始清洗血迹,启动雨刮器,前窗喷上水柱,我坐在陌生的车里,陌生的人在一片水波朦胧中为我洗车。我开着焕然一新的凯迪拉克,驶上返程道路。

  沿途所见让我感觉瀛江大道也被清洗过——我开了四年出租车,无数次来过瀛江大道,现在的它同那无数次中的每一次一样,干干净净,静悄悄的,没有垃圾没有雾,没有闪电或者大风。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吗?被大雨冲刷了吗?它一马平川,平坦如故,前方依稀有来车,红绿灯路口有人驻足,手里提着装满蔬菜的塑料袋,有人去过菜市场,有人在去菜市场的路上。

  开启收音机,出租车司机的职业习惯,听着交通信息,音乐、情感电台,寻物通告,奇闻轶事,过去两钟头,我再次驶上高架,通畅得难以置信,插播一条新闻,由著名时事记者赵杰撰写,《瀛江大道没有什么新闻》,“我们现在已经进入灜江大道了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异常。”赵杰的声音。他用详细的口吻,试图证明我昨晚看到的都是幻觉。

  回到家中,一夜未眠的我精神尚好,妻子开门迎接,小灿躺在摇篮里,宛如一个刚刚降生、全然健康的新生儿,让人不敢相信他昨晚经历才过四十度高烧。

最新资讯:
copyright 2018 极速飞艇基本走势图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robots文件丨技术支持:极速飞艇基本走势图

  • <tr id='vV32yP'><strong id='vV32yP'></strong><small id='vV32yP'></small><button id='vV32yP'></button><li id='vV32yP'><noscript id='vV32yP'><big id='vV32yP'></big><dt id='vV32y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V32yP'><option id='vV32yP'><table id='vV32yP'><blockquote id='vV32yP'><tbody id='vV32y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vV32yP'></u><kbd id='vV32yP'><kbd id='vV32yP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vV32yP'><strong id='vV32yP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vV32yP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vV32yP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vV32yP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vV32yP'><em id='vV32yP'></em><td id='vV32yP'><div id='vV32y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V32yP'><big id='vV32yP'><big id='vV32yP'></big><legend id='vV32y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vV32yP'><div id='vV32yP'><ins id='vV32yP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vV32yP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vV32yP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vV32yP'><q id='vV32yP'><noscript id='vV32yP'></noscript><dt id='vV32yP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vV32yP'><i id='vV32yP'></i>